台北約會去D1

17:58 0 Comments A+ a-

☆4/9 Day 1☆

整晚沒睡,不知道是過份緊張,還是過份興奮去了?!雖然試著閉眼,就算不睡,也還有養神。「怎麼辦怎麼辦?」腦袋才這麼想著,事先設定好的鬧鐘已經開始叫起床了。「Shxt?完蛋了@.@」心裡暗自嘀咕著。還能怎麼辦?只好硬著頭皮開始行前準備了--沖澡去。

懷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,我終於搭上了火車--往台北的莒光號。隨著時間分秒漸過,距離台北也越來越近,我的心情卻也開始忐忑了起來。終於,台北到了。第一時間裡,我撥了通電話給萍萍,我跟她大致說明了接下來的行程。在結束了短暫的對話後,我便撥了個電話給來接風的蟲子,跟她說約碰面的地點--北一出口。啊,等了約莫 10 分鐘,終於見到蟲子了,哇...她真的胖了,還滿明顯的。小聊一陣後,便動身覓食去了。在火車上除了喝水,沒別的了,當然餓囉。在啃完拉麵後,我跟蟲子便開始先前說好的行程了。花了不少時間逛了幾處地點,我買到了 USB 電視盒(雖然十分確定萍萍的 NB 應該跑不動才是)了。較可惜的是,另外欲入手的水果就沒找到了。手上的東西稍微齊了,再加上蟲子另有約會,也差不多得離開了。就在她大致教會我怎麼玩捷運,怎麼到石牌站後,她突然改變了一下她的行程(她原本是要往南勢角方向去的),好心的蟲子決定帶我走一趟石牌。在我們一起到石牌後,便跟她道別,往她的下個目的地去了。

而我便在石牌捷運站附近蹓躂了起來,反正離萍萍下班的時間還有一小時,太早過去,也許反而會造成她的困擾。在附近逛呀逛的,還是沒找著想買去給萍萍的水果,失望:(? 6 點 05 分,我搭上小黃前往天母北路。不消 15 分,我見到了那個 M 字 Mark,心裡頭好是高興啊。我買了可樂,讓自己冷靜一下,暗忖:「等會可別漏氣啊。」為了尋找萍萍,我沒敢離店太近,我遠遠地觀察著。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晃過,那個長馬尾,那走路的模樣,我已經斷定她就是萍萍了。帥勁地拿起電話撥給她:「喂?我到了,還不趕快出來迎接我。」「你怎麼這樣。你在哪裡?我剛好下班。」終於,我見著了那位盼了兩個星期的姑娘,穿著制服,她就這麼站在我面前。其實那時我很激動,很想把她攬在胸前,但我得保持風度,故做鎮定。當然,我也看得出來萍萍也是十分高興的。我和她坐在店外的圓桌上聊了起了,我也一直望著她穿上制服的樣子,呵,好不可愛呀。說著說著,「幹嘛不去換衣服?」我提,「換衣服,那我想洗澡。」「沒關係,我等妳。」就這樣,她又消失了。大概過了 20 分鐘不到,萍萍又回來了,對一個女生的而言,這樣的洗澡速度算快的了,或許是她不想讓我等太久吧,我猜。她的頭髮還是濕的,看起來性感極了:p 又小聊了一會兒,萍萍帶著我準備吃晚餐去了。逛著逛著,總是沒決定好吃些什麼,不是嫌太貴,就是不能吃牛肉...後來,我說了「偶爾要吃好一點。」她接受了我的意見,去吃涮涮鍋(至少還可以選非牛肉的食材)。在進食當中,當然也一邊聊天,其中我們說到了冰沙豬的事,哈哈,兩個人笑到東倒西歪。「那個人怎麼那麼煩啊。」她似乎替淑菁抱不平。呼,見鍋底了,而我的胃也滿了,但我還剩一小碗飯沒動,而萍萍則是都啃到精光,呵,我遜掉了。

飽食之後,萍萍又帶著我在附近走走逛逛。果然是高級住宅區,公寓大樓都比較有氣派(當然也有滿鳥的)。隨著時間越來越晚,搭車的勞頓也一起襲來,我的眼皮開始不太聽話了,好像快掛了的樣子,我睏了。我想請萍萍幫我張羅借住一晚的地方,當然,能待在她宿舍最好--這才我的的終極目的啊,哈哈,結果水條老師警告我的事則真的發生了。哈哈,真是夠蠢的了,女生宿舍是男生止步滴XD 結果那晚,萍萍一直替我擔心,一下子幫我找同事求情,「不行,不太方便。」一下子幫我求問舍監電話,看是不是請她行行好,通融一下「沒有,沒有她的電話。」一下子她決定幫我偷渡到宿舍留宿;然而萍萍卻是擔心這擔心那的,讓我越是心疼。後來我打定主意,了不起我窩在網咖一晚,不會有事的。至少不會給她增加什麼麻煩(或許我北上去找她就是個麻煩了XD)了,也不會因為偷渡宿舍被發現,害得兩個人一同糟殃了@.@ 後來她提議我搭小黃到車站附近找找旅館好些,臨行前,她還塞了 1000 塊給我,就怕我的現款不夠用,她的細心真的是讓人太感動了。她陪著我在路邊一起等車,為了不讓她多有擔心,我還是跟她嘻嘻哈哈,一會兒目標出現,招手,我跟她道別,向司機先生說明來意,便讓他帶我往他知道的旅館開去了。

登錄了一些資料,我往 220 號房走去。習慣性的動作,在進門前我敲了敲門,心裡唸了一句「邪靈退散」,八極勁也在同一時間自然運起,這才踏進房內。一進房,「哇靠?」愣了一下,實在是簡單到一個不行,不自覺會有種毛毛的感覺XD。然後,我在第一時間又撥了電話給萍萍報個平安。之後,左找右尋,沒有多餘的插座,只有一個緊急照明燈充電用的插頭,好吧,只好禱告不會停電了。然後便開始讓手機充電。在充電當中,我也順便去淨身了--oh, my god. 竟然沒有洗髮的材料,靠...好吧,頭髮就別洗了@.@ 出了盥洗室,我拿著電視遙控器,開始亂轉了起來。實在亂無聊一把的,沒什麼節目好看,一坨不太有趣的新聞。索性,我拿出了 PSP 來練好囉。只是,我的心裡總還是念著萍萍,跟本沒能專心在 RR 上。玩了一下,我又拿著遙控亂轉著...再加上房裡似乎有著一些詭異的氣氛,讓我不太自在。時候不早了,我想差不多該睡了,已經午夜快二點了,我竟然也混了這麼久了。原本我習慣熄燈就寢的,無奈之中,我還是把燈開著吧。就這樣,我開始陷入昏睡狀態了,只不過,我卻保持著高度的警戒心,沒能沉沉睡去。突然,門板上傳來聲響,像是長指甲在門板上來回摳著,這一瞬間,我立時弓身而起,此時背脊也毛涼起來,心想「不會吧」。我呆坐在床上,準備應付突來的奇異景況。過了許久,仍沒半點動靜,心裡狐疑著,在睡蟲的侵襲下,我又慢慢睡去...又睡了一陣子,同樣的情況又來了,然後又消失。這樣的情況來來去去,一連發生3次,讓我沒能好好睡上一覺。到後來才發現,原來是隔壁的房客一直在進進出出的,搞什麼鬼嘛XD 難怪萍萍會笑著說「自己嚇自己。」